首 页  |  县域经济快讯  |  中国县市门户  |  县域经济论坛  |  县域经济文件  |  中郡报告  |  中郡所与县域经济
县域经济专题 主体功能区  |  城镇化  |  特色发展  |  绿色发展  |  幸福发展  |  统筹县域发展  |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当前位置: 主页 >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
共同富裕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缩小贫富差距,实现共同富裕,当前关键或重点是要改革和完善不适宜的产权制度,如城乡分割的土地产权制度、国有资源产权制度及其开发管理体制。当然,旨在实现共同富裕的系统性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仍然有必要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克服妨碍市场对要素流动发挥基础性作用的各种因素,建立要素报酬均等化有效机制。同时,也要不断改革完善诸如社会保险、扶贫开发、社会求助、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等对缩小贫富差距有着实质性影响的政策措施。
  党的十八大指出,共同富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因此,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其根本就是探索实现共同富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实现共同富裕已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期盼
  缩小收入差距,实现共同富裕,已逐渐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一种强烈共识。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幸福感日益强烈,但现实中“分配不公”、“两极分化”趋势并没有得到根本扭转。
  城乡收入差距不断扩大。我国的城乡收入差距1983年为1.8倍,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为2.5倍,现在为3.3倍。如果城镇居民收入加上各项福利,农村居民收入减去其农业生产资料支出,城镇居民收入则为农村居民的5—6倍。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城乡差距在1.5倍以下,只有极个别国家达到2倍左右。
  地区收入差距逐渐明显。我国31个省市的人均GDP最大值与最小值之比2002年为1:13,而同时期美国50个州为1:2,英国12个郡是1:1.68。实行西部大开发和中部崛起的发展战略之后的十年多来,中西部发展有了很大变化,但中西部同东部的差距非但没有缩小,反而还在扩大。2000年东部、中部、西部城镇居民收入比为1.49:1.06:1,到2009年时变为1.49:1.00:1.00;东部与西部的差距没有缩小,中部与东部的差距明显拉大。东部、中部、西部农村居民收入则扩大到1.95:1.37:1。
  行业收入差距逐渐扩大。根据2009年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中国证券业的工资水平比全国职工平均工资高6倍左右,收入最高和最低行业差距达11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工资研究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行业收入差距为16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金融保险业的职工收入是建筑业、餐饮业的20—40倍。而同一时间,日本、英国、法国的行业收入差为1.6—2倍左右,德国、美国、韩国在2.3—3倍之间,中国行业间的收入差距是世界平均值的43倍。
  收入差距,特别是收入差距的长期累积性扩大势必会造成贫富差距。据财政部2009年调查,我国10%富裕家庭占城市居民财产的45%,而最低收入10%的家庭,其财富仅占全部居民财产的1.4%,相差32倍。按王小鲁的研究,城镇本身的收入差距为26倍,全国的收入差距为65倍。在世界183个国家中,最富10%家庭占社会财富超过45%的国家仅有4个,最穷10%家庭其财富总额占社会财富低于1.4%的国家仅有17个。又据世界银行报告,中国1%的家庭掌握全国41.4%的财富,其财富集中度远远超过美国。贫富差距不仅有可能导致社会秩序失范、群体性事件不断发生,影响社会和谐稳定,而且有可能影响广大群众投身经济社会建设的积极性,干扰和抑制经济的健康发展。
  当前随着户籍制度的深化改革,市场在人力资源要素配置中的基础作用逐渐发挥,工资收入虽然仍有差距,但越来越公平合理是大势所趋。尽管如此,收入差距继续扩大已成为专家学者、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问题之一。据人民网和人民日报政治文化部联合开展的“2012年你最关注的十大热点问题调查”,“收入分配”在20个候选项中位列第二,81.1%的参与调查者认为当前收入差距大,贫富分化严重。看来,缩小收入差距,实现共同富裕,已逐渐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一种强烈共识。可贵之处在于,党的十八大报告将 “必须坚持走共同富裕道路”作为新的历史条件下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基本要求之一,并且将其上升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信念。
  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关键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把实现共同富裕作为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根据我国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来看,如果说允许一部分地区和人先富起来是实现共同富裕的第一阶段,那么当前就该是进入在发展优先的同时逐步解决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的第二阶段了。就发展来看,只要各领域进一步深化系统性改革,进而释放“改革红利”,我国经济社会实现持续健康发展是完全可能的。目前的关键是如何在发展的同时实现共同富裕,让全体人民更多更公平地共享发展成果。这实际上就是一个激发创造财富热情和制定及其实践合理分配财富的规则问题,其根本就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
  设计并实践科学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不仅有利于凝聚、激发一切社会力量创造财富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而且更有利于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彰显社会公平正义,实现人民共同富裕和社会和谐稳定。就我国当前收入分配现状来看,尽管确立了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实现了收入分配制度向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但收入分配领域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如居民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没有根本扭转,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呈下降趋势,收入分配秩序不规范和制度不健全,为获取投机、非法等收入提供了可乘之机,等等。这些问题的存在极大地妨碍了共同富裕的实现。不过,我们应该看到,这些问题都不是改革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身的问题,而是改革不到位、市场不健全、制度不完善和政府职能转变滞后等导致的问题,也是经济体制转轨和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既然如此,就必须用深化改革推动科学发展的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可见,如何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就成了解决问题、实现共同富裕的关键。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分配制度,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加大再分配调节力度,着力解决收入分配差距较大问题,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这一精神不仅深刻指出了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关键举措,而且鲜明提出了实现共同富裕、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基本要求。党的十八大关于实现共同富裕和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精神,使我们更加明确,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把实现共同富裕作为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有重点地系统推进收入分配制度改革
  有必要采取系统思考、重点推进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思路,探索在发展优先的同时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路径,实现共同富裕。
  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是一项十分复杂的系统工程,这主要因为:
  一是收入及其固化的利益格局在人们心理和行为层面极具“刚性”特点,任何有可能打破人们既定心理利益预期的新的收入分配制度都难以在不同人群间达成共识。
  二是不同组织、行业、工作、人群等差别巨大,如何用同一制度去满足差别巨大的个体需求,本身就是一个艰巨任务。
  三是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本质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就是一个以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为核心、涉及许多深层次体制改革的问题,不仅涉及领域庞杂的理论探索,而且牵涉十分复杂的体现激励性和保障性的管理制度及实现这些制度的技术手段。
  值得欣喜的是,不管是理论界还是实践领域,不管是民间还是官方,一致认同:共同富裕是我们为之奋斗的共同理想,当前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关键举措和理性选择。另外,我国企业界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实践探索中也逐渐摸索到了一系列体现公平保障和差异激励的收入分配管理制度及其实践工具。
  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了千方百计增加居民收入的主要目标和具体措施: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完善劳动、资本、技术、管理等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的初次分配机制;加快健全以税收、社会保障、转移支付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调节机制;多渠道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规范收入分配秩序,保护合法收入,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这些固然是我们应该一直坚持实践、有利于实现共同富裕的系统性措施,但就我国区域间资源禀赋差异大、城乡二元结构明显、资本削弱劳动收益、经济处于转轨阶段、资源价格形成市场机制不健全、再分配实现公平的作用较弱等现实来看,有必要采取系统思考、重点推进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思路,探索在发展优先的同时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路径,实现共同富裕。
  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一般采取问题导向式的改革思路。比如,针对一次分配领域要素价格和市场主体扭曲导致资源错配、劳动者地位相对恶化,国有经济占用大量社会剩余(储蓄)、全民难以有效分享收益等问题,建议减少和弱化政府干预,管控垄断行业,明确国家、企业、居民三者合理的分配比例关系,建立劳动报酬的正常增长机制;针对二次分配领域政府职能转变滞后,逆向调节现象突出,公共服务供给不足等问题,建议完善财政税收、转移支付等政策,加大再分配力度,以及增强低收入群体持续增收能力,直接增加低收入者收入;针对收入分配秩序不规范,建立健全规章制度,加大收入分配领域反腐倡廉力度,等等。
  但是,如果仅就收入分配本身存在的问题谈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缩小贫富差距的效果通常不会太明显。也就是说,当下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诸多方案,如累进式个人所得税、提高最低工资和建立工资谈判协商机制,以及“提低、扩中、调高”等措施,确实有利于缩小收入差距,但仍然不能从根本上缩小贫富差距。实际上,贫富差距的造成,更大程度上取决于财产所有制。
  因此,以实现共同富裕为出发点和目标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有必要深入探讨收入分配领域之外却与分配相关的改革问题。缩小贫富差距,实现共同富裕,当前关键或重点还是要改革和完善不适宜的产权制度,如城乡分割的土地产权制度、国有资源产权制度及其开发管理体制。当然,旨在实现共同富裕的系统性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仍然有必要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克服妨碍市场对要素流动发挥基础性作用的各种因素,建立要素报酬均等化有效机制。同时,也要不断改革完善诸如社会保险、扶贫开发、社会求助、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等对缩小贫富差距有着实质性影响的政策措施。
  (作者系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副秘书长、研究员、博士后林泽炎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中国经济时报社  2013.03.08)

版权所有 中郡所 制作维护 中郡县域经济网
Tel:010-88111629 E-MAIL:zjjjfzyjs@163.com  京ICP备15065701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122